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公告與動態 > 業界動態
易綱:以改革促實際利率降低 存準率下調仍有空間
  • 發布時間:2019-03-11

昨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亮相北京梅地亞中心,就“金融改革與發展”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這是易綱第一次以人民銀行行長的身份出席兩會記者會。與他一同出席的,還有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副行長、國家外匯局局長潘功勝,副行長範一飛。

易綱指出,穩健貨幣政策的內涵沒有變。人民銀行將通過利率市場化改革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實際利率降低。同時存款準備金率下調還有一定空間,但是比起前幾年已經小多了。

在回答上證報記者提問時,潘功勝指出,擴大開放和管控風險,是今年債券市場工作的兩項重點工作,人民銀行爭取做得比去年更好。人民銀行要按照市場化和法治化原則,管控好債券市場的違約強度,完善違約債券處置市場和違約債券的處置製度。

貨幣政策

——內涵未變以改革降實際利率

易綱表示,穩健的貨幣政策是一個內容豐富的政策取向,現在強調穩健貨幣政策,沒有提中性,是表述更簡潔,但是內涵沒有變。

他解釋,穩健貨幣政策要體現逆周期調節,總量上要鬆緊適度,今年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要與GDP名義增速相匹配。結構上要更加優化,進一步加強對小微和民營企業的支持。同時,還要兼顧內外平衡,中國經濟已經深度融入世界,貨幣政策要兼顧國際和中國在全球經濟關係中的地位。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到“降低實際利率水平”。“會非常努力以改革促進實際利率降低。”易綱表示,降低實際利率水平的問題,主要指的是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實際感受的融資成本較高,其貸款利率包括無風險利率和風險溢價,解決貸款利率偏高主要是解決風險溢價較高的問題。

如何降低風險溢價?易綱指出,解決問題主要有兩個途徑:一是利率市場化改革,通過改革來消除利率決定過程中的壟斷性因素,更加準確地進行風險定價;二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通過提高信息透明度,完善破產製度,提高法律執行效率,降低費率等措施,降低實際交易成本,使得風險溢價降低。

關於存款準備金率問題,易綱表示,存款準備金率會逐步形成比較清晰的“三檔”框架,大型銀行為一檔,中型銀行為二檔,小型銀行尤其是農村信用社、農商行為最低的一檔,通過逐步簡化,使得存款準備金率有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他還表示,目前我國銀行的總存款準備金率是12%左右,在國際上處於中等水平,不算特別高也不算特別低。在中國目前情況下,存款準備金率下調還有一定空間,但是比起前幾年已經小多了。

債券市場

——擴大開放管控風險

“在債券市場工作中,擴大開放,管控風險,是2019年債券市場工作的兩項重點工作,爭取做得比去年更好。”潘功勝在回答上證報記者提問時指出。

潘功勝指出,2018年債券市場違約的確有所增加,但是違約企業的行業分布和區域分布是比較分散的,整個違約率也不高。截至去年年末,中國債券市場違約金額占整個市場比例是0.79%,而銀行貸款的不良率是1.89%。

前幾年中國債券市場被詬病較多的是存在嚴重的剛性兌付,投資者的風險偏好、價格不能得到有效的區分,所以妨礙了資源的有效配置。潘功勝稱,現在債券市場出現一些違約是正常的現象,它有利於打破剛性兌付,糾正了債券市場的扭曲行為,有利於形成正常的投資文化、正常的價格,有利於債券市場資源配置。

潘功勝介紹,今年人民銀行要按照市場化和法治化原則,管控好債券市場的違約強度,完善違約債券處置市場和違約債券的處置製度。

關於債券市場開放,潘功勝介紹,截至去年年末,我國債券市場在全球債券市場規模中排在第三位。去年信用類債券占整個社會融資規模的比重是13%,成為僅次於信貸市場的第二大融資渠道。

過去兩年中國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的步伐較快。為了方便境外投資者在中國市場發行熊貓債和境外投資者投資交易中國的債券,我國完善了多項政策安排,包括投資渠道、稅收、會計製度、資金匯兌、風險對衝等。目前彭博已經宣布,下月1日要把中國的債券市場納入彭博的綜合債券指數,其他一些債券指數的供應商如富時羅素也在積極評估。

“總體來說,我國債券市場對外開放步伐很快,但總體水平不高,未來的潛力還是比較大的。”潘功勝指出,境外投資者持有中國的債券大概占比隻有2.3%左右。

他介紹,在下一步工作中,債券市場的主要工作是繼續穩妥推進對外開放,為境外投資者投資和交易中國的債券創造一個更加方便的良好市場環境,這裏麵會有很多具體舉措。

匯率政策

——絕不把匯率作為貿易摩擦工具

匯率是昨日發布會最受關注的問題。易綱表示,中美在剛結束的第七輪貿易磋商談判中,確實就匯率問題進行了討論,主要包括幾方麵內容:第一,討論了如何尊重對方貨幣當局的貨幣政策自主權;第二,雙方都應堅持市場決定的匯率製度的原則;第三,討論了雙方應該遵守曆次G20峰會的承諾,包括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於競爭性目的,就外匯市場保持密切溝通;第四,討論了雙方都應該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透明度標準來承諾披露數據等。

“雙方在許多關鍵和重要問題上達成共識。”易綱表示。他強調,中國絕不會把匯率用於競爭目的,也不會用匯率來提高中國的出口或者作為貿易摩擦的工具。

過去一年,人民幣匯率保持了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維持匯率穩定會不會影響貨幣政策?易綱解釋,在過去這些年的實踐中,中國比較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首先貨幣政策要以國內的經濟形勢和發展趨勢為主來考慮,主要考慮價格和數量的變量,匯率在國內貨幣政策的考慮裏是不占重要地位的。

易綱同時稱,我國堅持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匯率形成機製,中央銀行已經基本退出了對匯率市場的日常幹預,匯率市場的波動和一定程度上的彈性對經濟有好處。彈性的匯率實際上對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調節起到了自動穩定器的作用。

“匯率穩定不代表說匯率‘釘死了’不動,匯率必須要有彈性,有靈活的匯率形成機製,才能起到自動穩定器的作用。”易綱稱。

據易綱介紹,隨著中國市場經濟不斷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市場決定匯率,在整個匯率形成機製中所占比重越來越大。“市場的感覺、企業的感覺正越來越清晰,人民幣朝著自由使用貨幣的方向在發展。”易綱表示。

上海證券報